泰迪熊的葱花

我的脸好疼 :)

顺便,赌一包辣条哥哥大人是亲哥+卧底(坐等打脸。

【天狼SJ】银色子弹(原作衍生/前传向)

原则上是无cp,但我要是说有微量教授尤里的话你们会报警吗(腐眼看人基)...


总之是个自产自销之作,全程超无聊的流水账,随便看看垫垫肚子吧(真的不会消化不良吗)


动画里好像有暗示说尤里的故乡在霓虹,所以先把这个故事的发生地点当做是11区某个偏僻的小镇吧。


蜜汁对话预警!




------------------------------------




 


没有星光的夜空中高悬着一轮皎洁的圆月,白天热闹的小镇此时此刻安静得像是死了一般。家家门窗紧闭,将外面和里面分隔为两个世界。


 


“他们肯定就在这附近,分头搜索,必须在波及到一般民众之前解决掉!”


    


“收到!”


 


宽敞的街道上除了昏暗的路灯之外再无其他的光源,只见几个人影迅速地消失在了街巷深处。


 


这个城镇被名为“吸血鬼”的恐惧所支配着,而消灭这种恐惧便是狩者的使命。


 


威拉德在大街小巷之间奔走,警戒着周遭的风吹草动。


 


没多久,他就听到了武器碰撞的声音和独属于低阶吸血鬼的嘶吼,他急忙调头朝着声源赶去。


 


他在一个巷子的入口处停下了脚步,背靠着墙壁,微微向里探头侦查。


 


这时昏暗的巷子里出了明显的喘息声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隐约能看见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模糊的轮廓,墙上似乎也布满了血迹,即便是十米开外也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伫立在尸体之间的是一个胸腔剧烈起伏的背影,那身姿过于矮小单薄,和血腥暴力的画面格格不入。


 


威拉德向队友发送了自己的坐标后走进了小巷,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那些尸体确实都不是属于人类的。他警戒着那个藏身于黑暗之中不知是人是鬼的生物,毕竟从情报上来看目前在这个城镇做任务的狩者应该只有他们队才对,搞不好自己刚才目睹了什么吸血鬼内部纷争也说不准。


 


胡同的尽头只有一堵高墙,虽说以吸血鬼的身体素质翻并不困难,但背影的所有者还是转过了身。最先映入威拉德眼中的,是他那异常的瞳色,圆睁的双眼有非人的竖瞳,闪着不自然的蓝色光芒,在昏暗的巷子里显得极具压迫感。纵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威拉德也抵挡不了原始的求生本能,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莫名地产生了这个疯狂的家伙下一秒就要扑上来咬开他的喉咙的错觉。


 


若不是吸血鬼在露出原貌后的瞳色都是红色的,他一定会判断这是一个贵族级别的大猎物。


 


稀疏的乌云从圆月前移走,原本被遮挡住的月光洒进了只能听到喘息声的小巷。随着四周的事物被渐渐照亮,那突兀的蓝色也融入了月色之中,只有其中的凶性未减半分。


 


异常双眸的主人警惕地望着威拉德,那一个最多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年下垂的左手里紧紧握着一根镰刀形的长兵器,锋利的刀刃上泛着冷光,却不见丝毫血迹。只是他瘦得脱形,凌乱的黑发遮住了大半张脸,浑身上下到处都沾满了血,花色怪异的衣衫上也有无数细小的破口。然而即便是这样看似孱弱的人,仅从蓄势待发的站姿和凶恶的表情来看,便完全无法让威拉德放松紧绷的神经。


 


小巷被彻底照亮,隐藏在他身后的尸体的全貌也一览无余。一共3只,从装束上能看出来正是刚才从他们手中逃走的低级吸血鬼,死相十分凄惨,清一色被斩断了头颅、剖开了腹部,原本灰黑的水泥地也被流出来的液体染成了绛色的。


 


威拉德皱了皱眉,毕竟归根究底这些其实是用无辜的人类做出来的试验品。


 


然而怜悯也只是一秒而已,习惯了杀戮的他早已看淡了这些,他尽量表现出和蔼可亲的大叔叔的样子,“小朋友,我想你是人类对吧?我不是你的敌人,你不用这么提心吊胆的。”


 


“MuSaka GueLanua!”少年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五官变得狰狞起来,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若是换成队里的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会知道这个异乡人说了什么,但精通12国语言的威拉德恰好能听懂他的话。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博学多才,只因为他是队里唯一一个去伽格尔草原执行过考察任务的人,而这句话则是他在那里遇到的呼尔哈拉人最常和他说的:“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快滚。”


 


呼尔哈拉人是居住在偏远的伽格尔山脉的民族,他们以打猎为生,大多骁勇善战,同时也出了名地排外。威拉德至今没能单和任何一名呼尔哈拉人说过超过5句话,他们的对话通常都是以“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被单方面终结。


 


为什么呼尔哈拉人的孩子会独自出现在离自己家乡500公里远的地方呢?威拉德腹中有一大堆疑问,但显然并不能很快得到解答。虽然他并不想和这个危险的少年多做纠缠,可他铁定和地上的尸体脱不了干系,若是能从他口中套到什么话,说不准还能找到从两个月前开始出现的9例低级吸血鬼碎尸案的线索。现在只有尽量拖延时间,等待队友赶来。


 


他用呼尔哈拉语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


 


少年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下来,上下打量着他。


 


“KshuFu le mu natTa!”(你根本不是呼尔哈拉人!)


 


“Xakushub NobLeNua usda nu? Ku sa mnua” (我正好认识一些你的同族。你能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吗?我们可以给你提供庇护。)


 


“kusame Lanua!” (不需要。快滚!)


 


“musaDu” (我们没有恶意。)


 


威拉德试探性地往前走了一步,少年又转回了之前凶恶的样子,低吼着威胁的话,退回了阴影之中,只有双眸的颜色在黑暗的衬托下越来越无法忽视。


 


威拉德觉得理智上他们应该就这么僵持下去争取时间,但是心中却隐隐地觉得少年凶恶的姿态与其说是本性如此,不如说更像是被逼到绝境的无助小兽的自我防御。他仿佛在这个少年的身上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那个从某一天起便再也无法在世界上看到任何美好的自己。


 


于是做出了即便是几年后也不知道究竟正确与否的选择,又向前走了一步。少年用肉眼无法跟上的速度猛地朝着他冲了过去,即便威拉德早已有所准备,也只来得及条件反射性地举起手中的枪挡住最初的一击,手里的武器就被打飞了。


 


他被不及自己一半身高的孩子击倒在地后,尖锐的刀锋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鼻腔中充斥着血腥味。蓝眼少年急促地呼吸着,仿佛刚才轻松完成的动作已经消耗掉了他的全部力气。


 


我的上帝,可饶了我吧,我可不是武斗派的啊,威拉德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一边寻找着脱身的机会。


 


“musaDu” (我们没有恶意)他又一次说道,摊开双手,抬起脖子使其暴露在刀刃上的面积更大——这是呼尔哈拉文化里示弱的方法。


 


疲惫的少年犹豫了片刻,收起了武器站起身,然后把手枪踢得远远的之后便离开了。


 


威拉德躺在地上不敢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个被害妄想晚期的小鬼还在警惕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虽说就这么放跑了确实有点可惜,但他也不想动真格的伤到他。


 


几秒后,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一声闷响。


 


他转过头一看,果然,那个少年大概是体力不支,晕了。


 


这时,多萝西娅他们终于赶了过来。威拉德站起身锤了锤自己的老腰,愁眉苦脸地指着这个倒霉的小孩,跟他们说道,“你们来得可真及时啊……”


 


------------------------


 


“呦,这小鬼长得还真俊俏啊,”多萝西娅擦拭着少年身上各处的鲜血(其中绝大多都是属于吸血鬼的),时不时对少年尚未发育完全的身体评头论足。


洗去鲜血后,少年邋遢的形象稍微有了一点改善,尚带一点婴儿肥的苍白脸庞也变得轮廓分明了起来。多萝西娅还惊讶地发现他的发际线靠左的一侧有一撮不自然的白发,先前一直都被结块的血给染成了深红色,一时间竟是没有看出来,“小小年纪就染发,此子前途无量啊。”


 


“哪那么多废话,快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什么致命伤。”威拉德不耐烦地催促。


 


“哪有什么致命伤,这个小鬼晕倒只是因为营养不良了而已,给他吃几顿好的就又能活蹦乱跳了。”


 


“顺便还能再把威拉德狠狠地暴打一顿,”她补充道。


 


“哈哈,这真有意思,”威拉德面不改色地干笑,“这小鬼是个呼尔哈拉人,要是喂饱了保不准能干出什么来。”


 


“哦?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啊,我就说这个服饰怎么这么眼熟,这可不是和你上个月归队时穿的一个样嘛。不过这身穿在这个小鬼身上倒是合适得很,到你身上怎么就那么滑稽了呢?哈哈哈!”来自西班牙的性感女性豪迈地笑着。


 


“别这样,多萝西娅,”肌肉发达的爱尔兰裔美国人试图给看起来并没有很在意的面瘫英国人解围。


 


多萝西娅一脸无趣地处理起了少年身上大大小小的擦伤和割伤。


 


“哦,我的小姐,我只知道你精通火药,没想到治疗上也留了一手啊!可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上个月中了弹你却要等医疗班的过来啊?”法伦一脸不解地问道。


 


“因为他比你可爱啊,”多萝西娅一本正经地说出了很伤人的话。


        


“咳咳,说正事,”威拉德推了推自己的单边眼镜框,阻止了一场口角的爆发,“你们刚才也确认过了吧,那些全都是我们刚才在追捕的猎物,而且连杀人手法都和那几桩案子惊人地吻合。”


 


“嗯,等他醒了的时候问一下吧。喂,法伦,把屋子里武器都收那屋去,咱们可得防着点。”


 


“唉,你就知道使唤我……”


 


这时少年突然坐了起来,右手一伸欲要锁住多萝西娅的喉咙。然而此时这个凶悍的呼尔哈拉人在这位身经百战的西班牙美女面前,顶多是一个肚皮贴着脊梁骨的小鬼头而已。


 


多萝西娅一把抓住这只不安分的手,把瘦骨嶙峋的少年压在床上,引起了被钳制的人的剧烈挣扎。感受到胳膊底下脆弱的骨架子,有一瞬间她是于心不忍的。


 


少年的嘴里喊着一些无法辨认的话,和野兽一般的叫喊声混杂在一起,活像一只被强安上了嘴套的小野狗。


 


“Shumbda Shumubda LamuNanda!”(冷静,冷静,我们是来帮你的!)威拉德上前试图安抚他,却差点被咬了一口。


 


但少年只是绝望地奋力挣扎着,仿佛他身上缠着的不是绷带而是沉重的枷锁。


 


“嘿,菲利普,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快回去!”法伦注意到门口站着的即将满10岁的英国小孩,俯身想把对方赶回自己的房间。


 


“喂!你吵死了啊!”菲利普大声地对那个还在不断反抗的伤员叫喊,见对方愣住了之后,又抱怨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们像坏人了啊?坏人会把你照顾成这样吗?”


 


少年睁大了蓝色的眼睛,白皙的脸颊因为刚才的大动作映出淡粉色,一遍喘气一遍盯着这个狂妄无礼的碧眸少年,随后又迷茫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绷带和威拉德一行,逐渐清醒了过来。


 


“……对不起……我以为你们是吸血鬼……”他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帘,红着脸小声说道。


 


“原来你会说英语啊!?”大家异口同声地表达了自己的震惊。


 


“唉,真是丢人丢大发了,”威拉德无奈地扶额叹息。


 


疲惫不堪的少年没有再说话,拍开了多萝西娅尚且还搁在他身上的胳膊,挪到了床上最远的角落里抱膝盯着他们。


 


“哈哈,误会解开就好,锅里的汤应该煮的差不多了,我给你端一碗上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法伦摸着后脑勺,尴尬地笑着下了楼。


 


“肉的味道……”少年鼻尖朝天,用略带陶醉的表情小声地自言自语。


 


不一会儿,一股浓郁的肉香从门口飘来。


 


捧到一大碗到牛肉汤的孩子口水都好像要流下来了,但他还是忍住腹中的饥渴,仔细地嗅了嗅,确认没有问题之后便开始大快朵颐。


 


3碗牛肉汤、2根法棍、1整块奶酪下肚,少年的战斗还在继续。


 


“小鬼,你可真能吃啊,再这样下去我们这周的补给都要被你吃光了!”


 


“别听这个傻大个儿瞎说,小鬼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啦。”多萝西娅看这个小鬼睁着大眼睛谁也不理,尽顾着一个人闷头苦吃的样子着实可爱,欲要上手抚平他到处乱翘的头发。


 


“我劝你最好不要对一个正在进食的呼尔哈拉人动手动脚。”威拉德坐在两米开外的椅子上面无表情地说。


 


这时少年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勺子,把空空如也的饭碗递给了一旁的法伦。


 


“还要再来点什么吗?”


 


少年摇了摇头,严肃地跪坐在床上,朝屋子里的人行了一礼,“多谢款待。”


 


“感谢的话就不用了,咱们直奔主题吧,”威拉德挥了挥手说,“我是威拉德,这两位是我的同事多萝西娅和法伦,那边的死小鬼菲利普和你一样都是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捡回来的。”


 


“喂!好伤人啊,大叔!”


 


“咳咳,我们隶属于大洋彼岸某个专门猎杀吸血鬼的组织,总之不管目的是什么,我们和你的共同利益应该是一致的。”


 


“Yuliy,”依然保持着标准的跪坐姿势的少年抬起头,“我的名字是尤里。”


 


TBC


 


 


------------------------


几处要说明的地方:


1. 相传银色子弹具有驱魔的功效,多数欧洲民间传说都将银色子弹描绘成能够杀死狼人少数工具之一,但银色子弹在某些传说中也是能够驱除吸血鬼等邪祟的。此标题名灵感来自《名侦探柯南》TV版特别篇“直面黑色组织的对决!满月之夜的二元神秘事件”,其中贝尔摩德为银色子弹赋予了杀手锏和王牌的含义(原梗出处无从考证),本文中还带有自我毁灭的意思。


2.本文对吸血鬼的设定是低阶吸血鬼也会像普通人类一样流血,死后的尸体能够保存下来,但会保持着吸血鬼的形态(没办法,写之前还没开播orz


3. 呼尔哈拉人的设定肯定会和原作有很大的出入,这些都是我瞎脑补的,不具备实际参考价值。


 


----------------------


这是我在刷了4遍PV合集之后在开播之前肝出来的(然后在看了第一集之后把一堆疯狂打脸的地方给调整了一下)QwQ


说是原作背景,但和原作不符的地方真的超多(这好像不是你给生活在20世纪初的人配备便携式终端的理由诶,那是单纯的智商问题吧)。本质上是一个前传一样的故事,所以即使人设和动漫有点出入也无可厚非。然而我觉得要是自己真就这样么连载下去免不了日后继续疯狂打脸,所以诸位直接当一个平行世界看吧。


咳咳,故事设定大概是原作第一集4年前的样子(我被PV里的小奶狼萌化了嗷嗷嗷(警察蜀黍就是她(。如果真的有后续,大概会朝着亲情向发展吧(??)


啊,尤里,我的第一次居然献给了你,千万不要烂尾啊




最后,求神仙太太投喂啊啊啊orz



lofter是不是出了什么惊天大bug

昨天还好好的,一夜之间色松tag的所有内容都被撤掉了好害怕啊啊啊啊啊,就是突然什么都找不到了!!!!!!

有人和我一样的情况吗QAQ


占tag抱歉orz

挂人

很生气,已经举报了。你们可以骂我是脑残粉,但是我还是要站出来。她确实犯了错,但她的所作所为绝对没有恶劣到理当受到这样的辱骂的程度。

占tag抱歉。

 @风鸟院☆ 希望你能在被删之前自己删掉


风鸟院☆:

这个啥凛冬您赶紧退圈吧真的 
看了就恶心 
道歉了就没事?
真想把你也给碎尸了铺成国道808直通您表子妈的阴暗深b也算让您死得有始有终嘻嘻